首页> 全部小说> 穿越重生> 我要当武神,卷死那帮天才

>

我要当武神,卷死那帮天才

水生木呀著

本文标签:

小说《我要当武神,卷死那帮天才》,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,主要人物分别是陈凡王寻海,也是实力派作者“水生木呀”执笔书写的。简介如下:陈凡穿越到大废物身上,他拥有最漂亮妻子,他要从头做起,从一个大废物,卷死一个个天才,将他们一个个踏在脚下,一切屈辱和欺凌,都将换来百倍的回击!亲情,友情,爱情!陈凡凌天之时,砸碎一切阻碍!携着娇妻,去凌云处,看最壮丽的风景!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陈凡王寻海   更新: 2024-03-01 22:23:18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穿越重生《我要当武神,卷死那帮天才》,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凡王寻海,作者“水生木呀”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:坐下来,镇静下心神,陈凡再次运行着功法,身周的真气,慢慢的随着他功法的运行而微起涟漪,冲入体内的真气,吸纳的速度,已经超过了最初进来时的十倍。而体外的重压,还在一刻不停的压迫丹田气海,试图最后的突破。“够大了!”陈凡感觉自已的丹田气海不住在长大。大得异乎寻常,似乎已经超出了身体的限制,就要暴体而出了...

我要当武神,卷死那帮天才第3章 武神之路在线免费阅读

陈凡再次停了下来,全身汗水淋漓。

他不清楚自己前行了多少里数了,风塔内的空间似乎无尽无休,而自从秦语骄出去,自己已经是第三次前行。

坐下来,镇静下心神,陈凡再次运行着功法,身周的真气,慢慢的随着他功法的运行而微起涟漪,冲入体内的真气,吸纳的速度,已经超过了最初进来时的十倍。

而体外的重压,还在一刻不停的压迫丹田气海,试图最后的突破。

“够大了!”

陈凡感觉自已的丹田气海不住在长大。

大得异乎寻常,似乎已经超出了身体的限制,就要暴体而出了,奇怪的是,胸腹间依然容得下它,奇异之极,同这个世界一样,奇异得解释不清。

血液轰隆隆的流动着,冲涮着身体的各个角落,锻筋炼骨般的痛苦,也随着阴极丹田气海的不断成长而越来越痛。每一刻,体内都有能量增长,却无处存放,只能加持到丹田气海上,丹田气海不住壮大着。

一天时间过去,终于等来了秦氏双姊。

秦雪娇不肯过来,远远的站在二十米外,冷冷的盯着陈凡看。

秦语骄打开食盒,看着狼吞虎咽的陈凡,歉疚地说道:“他们不开塔,一天只是早晨才开一个时辰,我求了他们几次,就是不允许,这帮老顽固……慢点吃,唉,饿成这样,要不,我们出塔修炼吧。”

陈凡一声不吭的吃光了全部的三盒米饭,加上五盘精致的美味菜品,又灌下一桶温茶。

茶汁甜中带苦,余香久久不退。

陈凡点头说道:“好香,龙涏草的茶水,好久没喝过了,比黄金还贵的茶,你也舍得给我喝,真是贤惠,哈哈……”

秦语骄脸现羞色,白了他一眼。

“带了两粒源力丹,你服了,就能破开丹田气海了。”说着很是不舍的伸出手掌,在她白生生肉乎乎的小手上,滚动着两粒清香四溢,流光溢彩的丹药,姆指般大小,正是帮助开辟体内丹田气海的源力丹,每一粒都在千金难得,这样的丹药,就算是陈王府,也只有几个顶尖小辈,才有机会获得。

当然,陈凡早已经服过不只一粒了。

陈凡笑道:“这样不惜血本,不怕我服了也是白服,打不过那个王寻海么,我可要先说好,吃了这个也保证不了一定能赢,到时候想要回去可没有了。”

秦雪娇目光寒光闪烁。

秦语骄竟然噗哧一笑,点头说道:“没人逼你,我倒觉得你现在是自己在逼自己,两天两夜了,风塔里还没有新生呆上两天两夜呢,你受得了么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目光一软。

陈凡哈哈一笑。

“这算什么,再呆十天也受得了!”

秦雪娇忽然说道:“哼!说得光棍,你不会怕出去挨揍,不敢出去了吧。”

陈凡怒喝道:“废他妈话!现在出去铁定挨揍,丢脸不说,我小姨子他妈的让人家看光光,这个血仇不能不报,老子非要修炼有成,不揍得王寻海成猪头,不能出去!”

秦氏双姊一怔,没想到陈凡会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。虽然难听,但维护之意溢于言表。

秦语骄叹气说道:“可是陈凡,跟你一同进来的学生们都出去了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秦雪娇叹气说道:“就是说,他们都破开了丹田气海,开辟出了体内丹田气海了,现在就剩下一个大废物,还在这儿苦修呢。唉,还报血仇呢,也就是我们姐妹,还相信你的鬼话……”

陈凡腾的站起身来,两道剑眉几乎直立起来。

“妈的,老子修炼有成,先扒了你这个臭丫头不可!”

秦雪娇俏脸上红得要溢出血来,目光冰冷的盯着陈凡,体内那座刚刚凝固而成的一座灵鼎,霞光万丈,蓄积的真气,疯狂冲出体外,在她身周纠结盘旋,能量波肆无忌惮的冲击着空间。

“一鼎之力,体内丹田气海拥有一灵鼎一灵泉,就是一品之境了,就是说你已经是半步一品境的武者了……”陈凡还是有些吃惊,要知道那不过是十四岁的小丫头罢了。

秦雪娇冷笑一声。

“陈大笑话,打得过我,本郡主亲自脱给你看,亏你还是个男人,我看这座风塔你是出不去了,知不知道外面给你设了赌局,那个畜生与你的挑战,一万比一的赔率,一个押你赢的都没有,你的脸往哪放!”她一甩袖子,转身而去。

陈凡立在当地,一股热血直涌上来。

“为了媳妇儿要赢!”

“为了小姨子要赢!”

“为了我自己要赢!”

“为了尊严的活一天,妈的,老子非赢不可!”

风塔内回荡着少年陈凡有些悲壮的声音。

“这么说,上塔六天了……”

陈王府内,刘氏眉头紧皱。

陈望躬身在侧,点头说道:“主母大人,小少爷一天只能吃到一次饭食,能不能叫修武院的人网开一面,让小的随时送饭进去。”

刘氏微一摇头。

“当年清风先生建院之初,就与我们几大家族与皇家达成协定,不得干涉修武院的院政,不然帝国武修院就自动退出大商帝国。能与帝国对话的修武院,不会因为凡儿的一顿饭而改变章程的,此事不要再提了。挑战凡儿的王家小子,听说越来越嚣张了!”

“是主母大人,特意摆下个赌局,赔率竟然是十万赔一,至今无人下注。”

“哼,为什么没人下注?”

“赌王寻海赢,当然人会多些。但修武院内陈氏也有二百多学生在,王寻海明显是羞辱宇少爷,大多不敢过于得罪我们家。至于赌少爷赢,本来就没有人相信少爷能赢……”

“哦,你去替我下一注,押一万两黄金,赌我儿赢这一战!”

“……主母大人……”

“去吧,输得起金子,输不起人!”

陈望起身告辞,走出十几米外,又被刘氏叫住。刘氏皱眉问道:“陈望,我儿他……没有一丝进境么?”

陈望犹豫说道:“……少爷一直在努力破境,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出塔。”

刘氏暗自叹息一声。

陈望忽然说道:“不过,主母大人,奇怪的是,少爷在这六天里,已经走上了风塔的第二层……”

刘氏腾的站了起来,脸色发白。

“你说什么,再说一遍……”

“回主母大人,少爷以丹田气海的境界,已经踏上了风塔的第二层,那一层还没有一个炼体境的武修,能够活着上去……”

刘氏动容的点点头,又摇摇头,眼中忽然蒙上一层泪雾。

“不愧是我的儿子,白丁之身,跑到风塔二层去,我的儿啊,你吃了多少苦啊……”

刘氏当然不是普通人家儿女,刘家在大商帝国内的,只是小小的一支罢了,而在整个秦陆,姓个刘字,都是了不得的事。刘家乃是古秦陆第二大家族,权势熏天!

本身修为不浅的刘氏,当然明白幻境九塔的威力,幻境九塔除了风塔第一层,再无一层能留存炼体境的少年,而为了承受高压破境,现在的陈凡,已经不得不踏入了风塔的第二层上了。

风塔之内,秦氏双姊静静的立在二层之内,静静的看着不远处那个一动不动的身影。

六天里,这个陈氏大笑话,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第二层,而他自己还一无所觉。

六天以来,秦语骄天天在开塔的第一时间,送饭到这里,一开始,她是出于父母的严令,知道无论自己如何不愿意,那个帝国大笑话,也一定要同自己过这一生了。所以认命的秦语骄,也会出于义务,将每天一顿的饭食,送到陈凡身边。

但几天下来,对这个少年的感情,已经慢慢产生了变化。

这六天来,陈凡的努力让她不能不为之动容。

站在这一层上,两个已经先后凝出一座灵鼎的半品境小武修,也不得不驱出体内的真气,来抵御来自空间浩然的威压。

第二层与第一层完全是两个空间。

这里坚硬的地面,更是凝如钢铁,地面与天空一色,昏黄一片,巨大的风眼,每一个都是几十丈大小,呼啸着在空间里肆虐,真气在这一层上,更加的浓厚,而相应的,所产生出的威压,更是十倍于第一层。

衣服在风中猎猎做响,早已经被风眼撕破了,陈凡蓬头垢面,破衣烂衫的坐在那里,似乎随时都能被狂风吹走。

秦语骄两眼发红,看着那个当初被父亲硬逼入洞房而不得不认命的女婿,眼神说不出的温柔。

六天里,这个小子,连一声苦也没有叫过,硬是百米一停的,一步步的踏上了风塔的第二层。

六天里,这个小子,一面跟雪娇大眼瞪小眼的笑着对骂,指天骂地的叫嚣着老子要破境,祖宗八辈的咒骂王寻海的赌局,一面哈哈大笑着吞下足够撑死三个大汉的饭食。

而此时此刻,陈凡脸上因为承受着极度的痛苦而扭曲的面部,泄露了他此时的真正处境。

“……嘴唇都咬破了,他一定疼得太厉害了,雪娇,家里还有什么上好丹药么,你不是私藏过许多么,姐姐借你的,以后双倍还你……”

秦雪娇怒气冲天叫道:“没有了,早没有了,这几天,你把家里的好药都拿光了,他陈家什么样的丹药没有啊,偏偏要你献殷勤!陈家都没有人管!”

“雪娇——”

秦语骄几乎是哭音叫了一声。每当这个时候,秦雪娇就知道姐姐是极认真的,不能违逆处于这种状态下的某人。

“雪娇,你在第一层破境的时候,难道没有感受过真气冲涮身躯之苦?一倍的真气冲涮下,你难道没有痛到流泪么!”

“这里是风塔第二层啊,妹妹,你自己感受一下,这里的真气,有没有一百倍!”

“你扪心想想,一百倍的冲涮,你的肌肉骨骼,每一刻,都有刀子在刮……”

秦雪娇脸色泛着白,说不出话来。

一百倍的冲涮,想想都是全身寒战!

那绝对是非人的!

没有人能承受那样的痛苦,而对面,就在不到一百步远的地方,那个帝国最大的笑话,最大的废物,正在没完没了的承受着刮骨之苦。

“你女婿要醒了,姐姐,他的饭要凉了……”

秦雪娇冷冷说道。

秦语骄慌忙将食盒再一次裹了又裹,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少年人,眼睛通红通红。

小说《我要当武神,卷死那帮天才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我要当武神,卷死那帮天才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