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小说推荐> 掌心里的光

>

掌心里的光

金小崽著

本文标签:

许知南许知熙是小说推荐《掌心里的光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金小崽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许知南上一世是一个典型的穷人,小地方出生,小地方成长,一辈子没有出息,他有一个完美的暗恋对象,在那人结婚时大醉一场回到十二岁。十二岁,许知南刚遇到来乡下小地方读书的李兆燊,彼时李兆燊丧母,被港城家族抛弃,回归到母亲生活过的地方。李兆燊内向不愿意说话,学校里的老师将他当祖宗一样供着。三年后,李兆燊只留下一句话给许知南“省城七中,三年后B大,你好自为之。”许知南高中苦读三年考入B大,在校园里寻遍都没有寻到人。人生潮起潮落,十四年后,拄着手杖的李兆燊出现在他面前,是一个小公司的总经理。彼时,竹马罗浩功成名就,在机关单位已熬出头。远在港城的秦家长子也在暗暗窥探与他一样重生归来的人。上一世的痴缠纠葛延伸到这一世,谁痴心?谁假意?人生之路上,过去是假的,回忆没有归路,幼时春天里的油菜花也一去不复返,即使最狂热、坚贞的爱情,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,唯有孤独永恒!1、受小地方出生的,会利用信息差赚钱,是个有钱的普通人。 2、前面田园生活,中期商海沉浮,后期豪门风云。 3、受相对善良,攻一 、二、三不是完美人设,一号腹黑、二号隐忍、三号疯子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许知南许知熙   更新: 2024-03-01 22:06:52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热门小说《掌心里的光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,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许知南许知熙演绎的精彩剧情中,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“金小崽”,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:“老冬瓜,你不做你的作业啊?”他们三兄妹相爱相杀多年,小时候从不叫正名,都是取的小名。许知冬是冬瓜,偶尔会叫大冬瓜、老冬瓜,反正是各式各样的冬瓜。他的则是南瓜,小时候是小南瓜,现在是大南瓜、上一世长大后也就成了老南瓜。许知熙是西瓜,她嫌弃难听,她这瘦小的身躯可抵抗不了两个臭嘴的哥哥,听了许久也就无所...

掌心里的光第2章 重生归来2在线免费阅读

临近中午,许知熙喊吃饭的声音传来,四人才放下手中的秧苗,回岸上洗手洗脚。

沱田还有一点,下午爷爷会自己过来栽,他们应该会去栽其他的水田。许知南还不清楚有哪些水田没有栽,回去的时候得看看。

踩上自己的拖鞋回家去,他呼吸一口乡下的空气,感觉这空气都冒着丝丝甜味,偶尔他也会掐自己的胳膊,想看看这是不是梦,掐了满胳膊印子也没有醒来,应该是真的回到了十二岁。

他快要记不起现在的家是什么样的,走到家一看,是又小又破的砖土混合结构的房屋。两间正房,一个堂屋,左侧是一间厨房和两间房间,厕所是茅草搭建的,就两根木棒踩上去蹲着,不小心还可能掉下去,他记忆中其实是那种有沼气池的厕所,好歹是砖搭建的,现在想来应该是再等几年国家有这个政策出来农村才开始挖沼气池。右侧那一边是大伯家的二层小楼,两座房子隔了一堵墙,爷爷把墙凿了个洞,两家贯通。

大伯家的房子只有许知冬在里面住,住楼下,楼上瓦片没有翻捡过,几乎每个房间都会漏雨,这个二层小楼整体也是旧旧的,楼梯布满青苔,蝙蝠在楼梯间悬挂着,楼梯上都是蝙蝠过夜后留下的小粪球。

时隔多年,回忆早就模糊不清,但一回到现在,这老旧的灰白记忆仿佛被上了色彩,都一一生动起来了。

许知熙炒了个茄子,用过年的老腊肉烧了土豆,也许真饿了,这饭菜香直往鼻子里钻。许知熙是他们三兄妹中最会做吃的,人瘦小但也是最勤快的,他和许知冬两人跟老油条一样,家务事上躲得最快。

许知南拿盆去灶台的提锅里舀了两瓢热水,混合着冷水用来洗脸。

“老冬瓜,你不做你的作业啊?”

他们三兄妹相爱相杀多年,小时候从不叫正名,都是取的小名。许知冬是冬瓜,偶尔会叫大冬瓜、老冬瓜,反正是各式各样的冬瓜。他的则是南瓜,小时候是小南瓜,现在是大南瓜、上一世长大后也就成了老南瓜。许知熙是西瓜,她嫌弃难听,她这瘦小的身躯可抵抗不了两个臭嘴的哥哥,听了许久也就无所谓了。

一家三个“瓜”,下半年小小妹回来就是四个“瓜”了,正好凑个东南西北“瓜”。

“回学校抄。”许知冬使劲搓着黑红的脸,脸上的泥点子干了后不好洗。

许知南没说什么,他还没想好怎么改变。许知冬是他们三兄妹中读书最厉害的,字也写得好,小学的卷子几乎都是满分,初中一百二十分总分也得考一百多,但他也是自己放弃读书的,考上高中,读了半个学期,去江浙一带打工了。

“该好好读书了。”许知南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,坐在小木凳上喝水,“许冬瓜,你不读书,以后苦死你。”

他这个大堂哥以后确实很苦,二十八九才结婚,生了个儿子,第二年就离婚了,因为没钱。

“小子,你可别咒我。”许知冬手一扬,手上的水就洒在许知南脸上。

“咒你干啥?我可等你挣钱了请我吃香的喝辣的。” 许知南连忙躲开,又去接了一盆水兜头淋下,他和许知冬的头发都很短,快要贴头皮的一点发茬子,理这么短的头发一年到头可以少理发,省钱。

“想得倒挺美。”

他们三兄妹的头发都是又粗又硬的发质,发丝乌黑,少年时期从未想过以后会有脱发的困扰,只觉得头发太多太密实,长得又快,有时也挺烦躁的。他上一世未婚,少了许多烦恼,成年后没有脱发;许知冬二十五六就开始脱发了,三十岁就成了地中海了;许知熙生育后脱发,几年后好不容易头发又浓密起来,又经历一场家庭变故,头发一把一把的掉,后来一直没有长回来,束起来的头发丝只有小指粗细。

许知冬也接了水淋发,许知南已经回屋换下脏衣服了,这满是泥点子的脏衣服还不能洗,下午插秧接着穿。

许知熙和许知冬的五官好看,双眼皮大眼睛,睫毛又黑又长,鼻子可好看,挺翘有型,就是嘴巴有点凸,遗传了大伯娘的凸嘴,这也不是特别大的缺陷,整体看五官还是很好看的。俩人最重要的缺陷是矮,成年以后还会胖,矮胖的人五官再好看也没用。

许知南成年以后虽然有一米七,在南方中不算特别矮,但真的也不算高,而且他的五官很普通,单眼皮小眼睛,鼻子一般,嘴型一般,脸还特别圆,组合一起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路人长相。

许知冬换好衣服出来端菜,顺便偷了一块半肥瘦的腊肉,许知熙看见骂道:“死冬瓜,老娘看中这块肉好久了。”

“又没写你名字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”许知冬道。

许知南盛饭,给自己舀了一满碗的米汤,要知道再过几年电饭煲传入乡下,到时候可就很难喝的上这一碗米汤了。

一家五口把所有菜都吃完了,许知冬还去捞了一点泡豇豆拌着红油海椒吃,特别下饭。奶奶每年都会积酸菜,这好像是家家户户的老人都会的本领,煮菜、烧鱼都不错。

吃完饭三兄妹都去睡觉了,爷爷喂猪,奶奶又去给她的神佛烧香了。

‘穷山恶水出刁民’,奶奶就是那个‘刁民’。封建迷信破除几十年了,她还给自己找了个年轻的师傅,那个师傅姓什么忘了,但比奶奶小了二十来岁,应该就这两年才拜的师。

奶奶的师傅给了她一张送子观音图,还有一张不知什么神佛的图,就贴在正厅内。两张图都像地摊上两块钱一张的画,奶奶每日一炷香,时常念念有词。

他们三兄妹都是见过奶奶的师傅的,四十岁的中年男人,眉头纹很深,戴着一副老花眼镜,朱砂笔落得很慢,画起符来却是行云流水,一笔完成。

不过,此人英年早逝,不到五十就死了。

许知南一直觉得奶奶没有学到她师傅的半分本事,奶奶没有上过学,根本用不了毛笔,也记不住他师傅教她的经文。奶奶的师傅很穷,收了很多徒弟,都学个皮毛,师傅一死都散了,很多都转行了。许知南曾听那人说过,“我平生只用心教过你奶奶。”

小时候不懂那人为什么这么说,长大后才明白几分,一身本事就是要带进棺材的,根本没想让人学会。奶奶是个精致的唯己拜佛者,只说好听的,所有本事都点在那张嘴上,特能忽悠,而且从不说谁将会过得不好。过得好就是有福之人,过得不好是会苦尽甘来的,给人无限希望。

他们三兄妹是坚决不信奶奶的那一套,等家里有彩电DVD之后,有点钱都投入到买恐怖碟片去了,不信鬼神,不拜神佛,小时候每年去祭拜老祖宗时第一句话就是“保佑我长大后发财”,成年之后都许愿“保佑我今年发财”。

有所求才会祭拜,一点都不诚心。

睡了一小时,许知南就醒了,是被蚊子叮醒的。脸上起了两个红疙瘩,并且身上盖的床单有点酸臭味了。

他并不是特别勤快的人,尤其是这小时候,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来顾及自身,要种田,要上学,还有很多的其他农活,小孩子的玩心又重,稍微有一点时间都想到外面疯跑。现在的他是三十五岁的认知了,很注意卫生习惯。

床单一卷,抱着出去丢在盆子里,倒上汰渍洗衣粉。

“哟,这太阳今天打西边出来啰,都晓得洗你的狗窝了。”许知熙摇着蒲扇道。

“你这语气、这神情、这动作姿势知道像什么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村里聊八卦的太婆些。”许知南大笑。

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许知熙哼了一声,使劲摇着蒲扇。

“给我提点水来,以后带你赚钱。”许知南满手的泡沫,盆里的水也有点不够,让许知熙提小半桶水就可以了。

“别说带我赚钱了,你把凉席底下压着的五块钱给我就行。”许知熙念叨着去提水了。

“做梦!你提的这桶水只值两毛。”

“两毛也可以。”许知熙把水提来倒进盆里,许知南顺着水流冲洗手上的泡沫。

“明天上学请你吃搅搅糖。”

搅搅糖就是麦芽糖浆,用两根竹签挑起一小坨麦芽糖,随后扯开成拉丝状又再次搅在一起就可以吃了,一个搅搅糖一毛钱,小学门口就有卖。

床单很脏,得泡一阵才洗。

许知南去房间里把书拿出来看,三十五岁的思维看这些小学课本很容易看懂,语文书上的诗词背诵和文言文等是早忘完了的,现在赶紧抓紧背一背,还有一个月得考试了。

上辈子小升初考试,许知南是不放在心上的,毕竟他成绩跟许知熙的差不多,都是及格线徘徊,他的很多作业都是抄的许知熙的。但初中有个尖子班,基本都是小升初中考得前几十名的学生,而那个人也在尖子班,他和许知熙成绩不行都被分到了三班。

到了初中,许知南第一学期结业考试考了全年级前二十名,但后来交友不慎以及家庭贫苦,自己放弃学习了。而许知熙由于个子矮小,一直坐前排,老师盯着,或许真的没有一点读书的天份,成绩反而一降再降,倒数前十徘徊,但上课也认真,从未开过小差,学习态度也端正,老师都不好意思说她。

许知南也不强求许知熙读书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并不一定读书才能行。

读书一点都不比种田轻松,许知南一直都觉得种田还轻松一些,就是大环境下农民赚的钱财较少,当然那些承包大户不算,真正种个十来亩田地的都很穷。如他们一家一般,又得供养三个小孩上学,真的是一年到头入不敷出。

小说《掌心里的光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掌心里的光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