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小说推荐> 救命!嫁给禁欲太子后我真香了

>

救命!嫁给禁欲太子后我真香了

颖国公著

本文标签:

小说叫做《救命!嫁给禁欲太子后我真香了》是“颖国公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靖远侯府的宁安郡主,顽劣不堪,纨绔成性,琴棋书画样样不通,遛鸟逗狗处处在行,立志当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。不料上京一道圣旨,竟要将她与那端方守礼的古板太子凑成一对……怎么办,她想撕圣旨……后来——这冰棱子好像和三年前不一样了。在东宫混吃等死,好像也不错?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颖国公靖远侯   更新: 2024-05-20 22:37:46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小说叫做《救命!嫁给禁欲太子后我真香了》是“颖国公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”说完不等靖远侯开口,匆匆施礼退下。*颖国公跟着温梨进了一间厢房,抬手正欲撩开水帘,温梨按住她的手,轻声,“竹清公子是红袖楼的头牌,别乱来。”颖国公勾唇,“去别人府上私会,谁有我这般憋屈?啧啧,一夜千金呢,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自然得兴尽而归。”说罢撩起帘子大步入内...

第25章 醉酒失仪


小李子从外室走了进来,端着醒酒汤,“太子妃,您醒了?”

颖国公深吸一口气,“靖远侯……太子殿下呢?”

小李子恭敬回道:“回太子妃,殿下上朝去了。”

“不是,我是说……”颖国公双手攥着锦被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,“昨晚……你们太子殿下宿在何处?”

小李子咽了口口水,小心道,“自然是与您宿在一处。”

颖国公脸色骤然变得惨白,眼神也变得空洞起来。

宿在一处……

孤男寡女宿在一处……可以做的事情就多了……

“太子妃?”

小李子担心地问道,“您可是身子不适,奴才这就去请太医。”

“回来!”

颖国公万念俱灰,仍怀着一丝希望,哑着嗓子,“太子殿下昨夜在这屋里……留了多久?”

小李子以为颖国公醒来不见靖远侯,心情低落,自作主张道:“殿下守了您一夜,戌时方才去上朝。”

颖国公如遭雷劈。

“太子妃?”

“太子妃?”

小李子一直在耳边唤她。

颖国公充耳不闻,披衣下榻,两三下穿上鞋袜就要出去。

小李子见状,忙放下醒酒汤,“太子妃,殿下吩咐了,在殿下回来之前,您不能出去啊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颖国公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我和靖远侯尚未成婚,他将我留在东宫,就不怕世人诟病?”

小李子拦在她身前,“这是殿下的吩咐……”

“滚!”颖国公毫不留情推开他,“谁是你们太子妃?我和靖远侯一未拜堂,二未成亲,再乱叫,我拔了你们的舌头!”

出了东宫,颖国公方才清醒了些。

她好像在话本子里看过,女子是有那个什么守宫砂的……

她撩起一截袖子,看到那点朱砂还在,终于舒了一口气。

算靖远侯还有点良心。

不然她非把东宫拆了不可!

寿安宫。

“成何体统!这成何体统!你们尚未成婚,便在大臣家中私相授受,皇室千百年来,何曾出过这样的丑事!”

太后气得连连咳嗽,指着靖远侯,“你向来洁身自好,怎的遇上那丫头,就变的这般荒唐!”

秋姑姑在旁劝道:“太后,太子殿下毕竟年少气盛……”

“年少气盛,年少气盛便可私会未婚妻吗?传出去皇家颜面何存?”

“太后这话就说得严重了,奴婢听说是宁安郡主宴上醉酒,太子殿下担心郡主宴上失仪……”

若是太后知晓事实是颖国公与一清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且喝得烂醉如泥,只怕下一刻就要宣颖国公入宫。

“醉酒?!”太后一听语调都变了,“寻常大家闺秀岂会在公共场合醉酒失仪?那丫头放浪形骇,不及她母亲半点温婉贤淑,依哀家看,这婚事不要也罢!”

“太后息怒。”秋姑姑怕自己越描越黑,扶着太后坐下,侧头看了眼靖远侯,“外面的传言半真半假,不妨听听太子殿下如何解释。”

太后拊胸顺气,“哼!哀家倒是想听听她能说出什么花来。”

靖远侯起身认错,“此事是孙儿考虑欠周,坏了宁安的名声,与宁安无关。”

“你看看,他什么态度!”

“这……”秋姑姑偷偷给靖远侯使眼色。

“孙儿告退。”靖远侯恭谨拱了拱手,转身离去。

太后还想说什么,秋姑姑倒了一杯茶递过去,“靖远侯夫人早逝,靖远侯爷又疼郡主,郡主性子自然娇纵些。”

提到颖国公的母亲,太后轻叹一声,终是没再说什么。

秋姑姑道:“前些日子您命奴婢到侯府教郡主规矩,如今郡主回来也有些时日了,改日奴婢亲自去靖远侯府走一遭,相信以郡主的聪慧,定不会让您失望。”

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太后吩咐,“你……明日便去。”

靖远侯从皇宫出来,随风撑伞迎上前,“殿下恕罪,属下未能拦住太子妃。”

“罢了。”

靖远侯无甚反应,似是早有预料,“她若是想走,只怕孤也拦不住,孤与她尚未大婚,孤若是强留,于她的名声不利。”

随风腹诽:这太子妃如今哪还有什么名声。

不过这话他不敢当着靖远侯的面说出来,便提起另一桩事儿。

“昨日在温府轻薄时大姑娘的,正是温府的大少爷,他招认是温姑娘,”他顿了顿,硬着头皮道:“和太子妃逼他轻薄时大姑娘,引您过去凉亭的婢子,也是温府的婢子。”

靖远侯手上捏着信笺。

为了退婚,她也是费尽心思,甚至不惜将庶姐推给她。

他是该感叹她大度,还是无情?

随风不敢揣测靖远侯的心思,又问:“殿下,那红袖楼的头牌……”

“送出京吧。”

靖远侯抬步上了马车。

*

颖国公回了侯府,时文州就下令不准她踏出房门一步,紫竹苑外面又添了一层守卫。

颖国公拉着时文州的袖子哭嚎:“爹,是靖远侯轻薄女儿,您不为女儿作主就算了,还禁足女儿,天底下哪有您这样的父亲?”

时文州冷哼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,你说,你从公中取的那五千两银子,拿去做什么了!”

颖国公被她爹吓得一悚,暗恼:这柳姨娘果然信不得。

昨日她都同柳姨娘说好了,她带时兰出去见世面,柳姨姨从公中给她取五千两银子……

她倒好,转眼就把本郡主卖了!

颖国公有些心虚,声音也弱了下来,“我……温老爷子寿辰,我这不是要送礼嘛……”

“送礼?你还好意思说!”时文州气得胡子一翘,“你将池塘里那只千年老龟拿去送礼?那是我靖远侯府的镇宅之宝,这能轻易送人?”

颖国公咕哝:“不就是一只老龟嘛,明儿我出去集市上买两只回来……”

“你还说!”时文州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,你用这五千两银子找小倌,哪家小倌值五千两银子,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!”

颖国公不服气:“人家竹清公子生得俊俏,温和有礼,又弹得一手好琴,最重要的是他会对我笑,会讨我欢心,哪像靖远侯那个冰棱子……别说五千两银子,他若是愿意带我私奔,五万两银子我都愿意!”

“你……”时文州被呛得说不出话来,两眼瞪着颖国公,“你拿太子殿下同一低贱伶人作比……你……”

小说《救命!嫁给禁欲太子后我真香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救命!嫁给禁欲太子后我真香了》资讯列表: